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g > 史学资料
史学资料

胸怀韬略 德高勋重——羊祜,魏晋之交的大英雄
新葡亰496net:2016-05-06 阅读数:1481【
  阮籍在广武山感叹:“时无英雄,使竖子成名。”其实魏晋之交,羊祜(hù)算是一位大英雄。他多谋善断,运筹帷幄,奠定了西晋灭吴、统一天下的基础,可以说是西晋的开国元勋。
 
  家族显赫自幼聪慧
 
  羊祜,字叔子,原籍今山东泰安,长期居住在洛阳。羊祜家世显赫:他祖父是南阳太守,父亲是上党太守,蔡文姬是他姨母……从他算起上溯九世,羊氏各代皆有人出仕二千石以上的官职,并且都以清廉有德著称。
 
  羊祜极为聪明,少年时通读儒家经典,对老庄学说也颇为精通,特别是,他读书多思善辩,绝不马虎应付。据说,他六岁时,有位同知识他:“‘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’,为何会‘罔’和‘殆’?”羊祜答:“罔者,糊涂也。光学不思考,越学越迷惑,学又有何用?殆者,殆堕也。学的东西弄不明白,就无学习兴趣,慢慢懒了,不想学了。”六岁就能说明圣人之言,羊祜确实聪明。
 
  羊祜的优秀,引起家乡官吏的注意,曾四次举荐他入朝做官,他都拒绝了。
 
  羊祜娶妻夏氏,是魏晋名将夏侯霸的女儿。羊氏夫妇十分恩爱,即使后来岳父出事,依然如此。
 
  明察世事宽以待人
 
  魏晋时代清谈成风,羊祜也是著名的清谈家。他精通儒、道,还具备清谈的资本:口齿清晰,举止儒雅,长得极帅,“风姿绰约,举座羡之”。
 
  青年时期,羊祜有个“淡泊名利”的好名声,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
 
  此时正处在政治敏感期,曹家同司马氏的权力之争已达白热化程度,政治上站错了队,会招来杀身之祸。“高平陵政变”爆发,司马氏派人杀死魏皇曹爽。此前曹爽曾多次让羊祜做官,如果真的做了,后果当然很惨。羊祜坐山观虎斗,实乃明智之举。
 
  曹爽被杀,株连诸多曹魏重臣,羊祜的岳父夏侯霸吓得逃到四川;和羊祜一同被征召的名士王沈,也遭贬驱逐。夏侯霸和王沈大难临头,亲戚朋友都同他们“划清界限”了,羊祜却与岳父、王沈依然交往。这又令世人感佩:羊祜真君子也!
 
  初入官场低调做人
 
  司马氏掌权后,羊祜本可以很快做官,何况他的大姨是司马师的正房夫人,但不凑巧他母亲蔡氏和兄长羊发相继去世,羊祜守孝十余年。其间,他不谈政治,专心读书,直到司马师死去。司马昭掌权后,马上征召羊祜。羊祜不能再推辞了,只得入朝做官。但朝中尚有毒辣的钟会,稍不留意就会被他陷害。羊祜采用能躲就躲的方法,直到钟会被杀。
 
  钟会一死,曹魏已寿终,羊祜的经国治世之才开始显露。
 
  杀了曹髦(máo),夺了政权之后,司马昭仍胆战心惊,生怕有人刺杀他,于是他将军权交给羊祜,虽责任重大,但羊祜做得极出色:在明处设置岗位,在暗处布置便衣,宫廷里设有暗哨,真正做到了固若金汤。
 
  但此时朝中有一宠臣名叫贾充,即后来晋惠帝的皇后贾南风的父亲。贾充阴险歹毒,杀人如麻,且深受司马昭、司马炎的宠爱。贾充曾亲手杀死曹魏最后一位皇帝。连皇帝都敢杀的人,什么人他不敢杀?!每忆至此,羊祜就毛骨悚然!当时司马炎曾封羊祜为公爵,他断然辞去,对贾充客客气气,避免了贾羊之争。
 
  镇守荆州羊陆相交
 
  司马炎有吞吴之心,乃命羊祜坐镇襄阳,都督荆州诸军事。当时的荆州是一个极为敏感的地区,晋吴双方占据一半土地,加上双方交界线犬牙交错,小规模战斗天天不断。
 
  战争之术,攻心为上,羊祜深谙此术:他严禁士兵在吴收麦稻季节越境抢劫;对吴国的百姓与军队讲究信义,每次和吴人交战,羊祜都预先与对方商定交战的时间,从不搞突然袭击;对抓到的吴军俘虏,好好招待,愿意留下的就收留,不愿留下的就送走……
 
  有部下在边界抓到吴军两位将领的孩子,羊祜知道后,马上命令将孩子送回。后来,吴将夏详、邵颉等前来归降,那两位少年的父亲也率其部属一起来降。
 
  吴国将领陈尚,几次率军入侵,几次都被活捉,羊祜几次都放他回去,直到最后一次被打死。羊祜还隆重祭拜他,并将他的尸体送回去,陈家子弟前来迎丧,羊祜以礼送还。
 
  因为羊祜这些做法,使吴人心悦诚服,十分敬重他,称之“羊公”。最传奇的还是他与吴国名将陆抗之间的友谊。
 
  某次陆抗打猎射下大雁落入晋属境内,羊祜派人送回陆抗赞羊祜的德行度量,“虽乐毅、诸葛孔明不能过也”。一次陆抗生病,向羊祜求药,羊祜马上派人把药送过来,并说:“这是我最近自己配制的药,还未服,听说您病了,就先送给您吃。”吴将怕其中有诈,劝陆抗勿服,陆抗不疑,并说:“羊祜岂鸩人者!”仰而服下。
 
  吴主孙皓听到陆抗在边境的做法,很不理解;就派人斥责他。陆抗回答:“一邑一乡,不可以无信义,况大国乎!臣不如此,正是彰其德,于祜无伤也。”孙皓无言以对。
 
  屡建功勋彪炳史册
 
  在荆州,羊祜对内大力推行富民政策:一是大力发展教育,有些学校甚至设在边境线上,欢迎吴国子弟来学习;二是大力发展生产,鼓励农耕,他下令兴修水利,改良小麦和稻米的种子,减轻赋税……于是,荆州大富,吴国一些百姓纷纷逃至荆州,羊祜的声名外扬。
 
  羊祜在荆州十年,百姓生活水平大大提高,农业丰收,仓库储粮丰盈;教育振兴,百姓的学问素质大大提高;河道贯通,不怕天灾。特别重要的是,对敌国的“统战”策略,瓦解敌军斗志的举措,使吴军丧失斗志,以致敌我不分,几乎完全失去战斗力。作为一位战略家,羊祜是应当彪炳史册的。
 
  公元278年羊祜病故,年五十七岁。他死后,荆州人民披麻戴孝,如丧考妣,甚至连荆州的吴民也为他祭奠。如此种种,为历史罕见。司马炎在灭吴后的庆功会上,面对满朝文武,手端酒杯,满含热泪望天,高呼:“此乃羊太傅之功也!”如此评价,羊祜当含笑九泉了。
 
  不久,司马炎派王濬驾船攻吴,一路几无遇到抵抗,吴灭,三国统一。这同羊祜的作为、吴主孙皓的淫乱无耻都有关系。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万安山:犹待雪霁见石林 下一篇张文仲:唐初著名御医 擅长治疗风..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