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新葡亰棋牌代理后台 > 史学资料
史学资料

河洛典故:金谷酒数


 

  《红楼梦》里的刘姥姥游大观园,出尽了洋相,倒是在饭桌上行酒令时,她照葫芦画瓢的对句,有点儿大俗大雅的感觉。大观园里的亭台楼榭、花草木石无一不精,可惜偌大的园子一般人却不能游玩,只能由公子、小姐做着笼中的金丝雀。晋代洛阳的金谷园,则是文人雅士聚集、流连忘返的地方。

  石崇作为全国巨富,特会享受生活。他重金聘请园林设计师,依山傍水打造了一个全国闻名的私家园林。园子落成之日,他在《金谷诗序》里写道:“去城十里,或高或下,有清泉茂林,众果、竹、柏、药草之属,莫不毕备。”园子内物产之丰富可见一斑。《晋书》也有记载,说里面“物产丰炽,室宇宏丽。后房数百,皆曳纨绣,饵金翠。丝竹尽当时之选,庖膳穷水陆之珍。”其排场不亚于皇家园林。

  石崇不仅是一介土豪,还是一个骚客。他官场失意后,把生活乐趣转移到与文人的互动游乐上。他是“金谷二十四友”的发起人。洛阳作为晋朝的政治、经济、学问中心,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“洛漂”。“金谷二十四友”中不乏文学大家,诸如才貌双全的潘岳、引发“洛阳纸贵”的左思等。

  这些文人雅士时不时结伴畅游金谷园林,或临水,或依山,走到哪儿都有美酒佳肴伺候,更有舞姬精彩的歌舞表演。但是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每人必须即兴吟诗作赋,不能完成任务的,要罚酒三杯。由此衍生了一个成语——金谷酒数。

  想必诗仙李白也很喜欢这种游戏。他在《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》中说:“遂各赋诗,以叙中怀,或不能者,罚酒三斗。”李白的举止要比石崇之流高雅得多。“幽赏未已,高谈转清。开琼筵以坐花,飞羽觞而醉月。”在令人陶醉的春光里,与兄弟共享天伦之乐,能不让人陶醉吗?

  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也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也。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”金谷园的踪迹早已沉没在历史的埃尘中,只有金谷酒数成为那段历史的缩影,令人徒生许多感慨。
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河洛典故:悬梁刺股 下一篇蔡伦在洛阳造纸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